美勤留学 > 商学院 > 权威声音 >
文章列表
  • [查看全文]最佳美国商学院排名还能有多雷人?
    最佳美国商学院排名究竟给谁看?近日,美国《商业周刊》公布了每两年一次的最佳美国商学院排行榜。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中国学生争相报考的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竟史无前例地跌出了前20名。 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大学排行榜总在冲击人们的视听,牵引着人们的关注。 在若明若暗商业背景的衬托下,美国商学院排名也让普通百姓欣喜之余疑虑重重。面对学校名次的起起落落和媒体的众多报道,专家认为要理性看待各种排名。 评价体系包括三层次 康奈尔大学是前15名商学院中排名提升最快的。对此,该校有关负责人通过媒体透露,为吸引最优秀的美国本土学生,康奈尔大学一年提供了40多个全额奖学金,其比例是前15名学校中最高的;大量招收从事商业领域前沿研究的年轻教授任教,当然支付的工资也是前20名商学院中最高的;同时,为弥补学院地处偏僻,无直达航班的劣势,学院今年专门雇佣了一家私人商业喷气机公司,专机接送29家全球知名公司的招聘人员。而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之所以跌到了第22位,原因是企业对其毕业生的分析能力和团队精神不甚满意,而且在校生对学校的就业服务颇有微词。 深圳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杨移贻表示,一般来说,一个完整的高等教育质量监督和评价体系
  • [查看全文]四大商学院院长给报考MBA学生的忠告
    下面是世界顶级商学院院长论坛里,四大著名商学院院长对准备报考MBA的写生没的一下忠告。希望来至于权威的忠告能真正帮助大家找到正确的目标。  杨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也许三位院长不太熟悉,这个星期对于中国的年轻学生是非常重要的时期,如果他们要报考明年的MBA,现在就要做准备了,很多的学生正在考虑要不要读,以及选择哪个学校?我想请在座的四位院长给这些想报考MBA的年轻学生给出一句话的非常简短的你们的忠告,你们对他们有什么希望。  杰·莱特【哈佛商学院前任院长】:我非常同意刚才两位发言人的观点,我想再增加一点,我认为管理学或者是领导学,它也是一种科学,也是一种艺术,他们思考一下商业教育以及对商学院的申请,不要把它当做是我怎样怎样,是有关于一个组织,以及有效的组织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要考虑什么是有效的组织。  大卫·施密特雷恩【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院长】:我也建议,你希望在你身后给世界留下什么,你希望成为什么,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你要成为什么,而且你要了解你所申请的学校,能够去说你为什么是那样的未来,为什么要选这个学校?  加思·塞隆纳教授【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院长】:在你申请的过程中应该忠实...
  • [查看全文]美国MBA选校很重要 不顶级的MBA也成才
    对于大部分想要申请美国MBA的同学来说,都会遇到这样一个美国MBA选校问题。好的课程申请不进,差的课程读来又无用。这样的美国MBA课程看起来颇有一点鸡肋的味道。但如果你选择得当,美国普通商学院的课程一样能让你受益匪浅。  选择得当鸡肋变鸡排  专家表示,只要课程选择得当还是能收获不少。除了看排名之外,学生需要选择有针对性的课程。比如有些商学院推出的亚太地区中小型企业案例研究的课程,虽然不是顶级商学院,但是对于在亚太地区的创业者来说就是个合适的课程。留学专家杨志兵建议说,选择一个好的教授也很重要,所谓名师出高徒。  好的商学院希望可以给学生搭建一个平台、帮助学生建立一个圈子,这应该是学生获得的最有价值的东西。留学专家袁正翔举例说,这也是为什么哈佛、沃顿等顶级商学院开始建立中国校友会的原因。对此观点,杨志兵也表示赞同,校友、所在的圈子是选择课程的重中之重,同时通过学习获得一种能力,最后才是拿到这张文凭。我们希望高等教育改变的是你的内在,而不是外在。  英国、美国MBA招生大扫描  美国MBA:目前学制理论上是2年,顶级商校的课程学费在5-10万美金,普通的在2-5万美金。申请美国商学院至少要3-5年工作经验,需要....
  • [查看全文]哈佛商学院换帅引发商学院变革风暴后篇
    在欧洲大部分的商学院和哈佛商学院这样的美式商学院教学方式由于教学时间的不同,差异也相当明显。西班牙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副院长艾里克·韦伯(Eric Weber)表示,一年期MBA学位的缺点之一是通常个没有暑期实习。(一年期课程班的)障碍就在于用人单位通过实习来 ‘检测’MBA学员,他表示。IESE商学院开设为期两年的MBA班,这在欧洲较为少见。  许多人对此表示异议。卡罗尔·斯蒂文森(Carol Stephenson)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Richard Ivey school,West Ontario University)院长,该院把两年期的MBA课程压缩到了一年。2010年,92%的MBA学员在毕业后三个月内都找到了工作。大家都以为MBA学员需要实习,她表示。但事实证明这只是想当然。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MBA课程主管杰克·科恩(Jake Cohen)表示,为期一年、在两个校区轮流学习的模式,已成为该院的价值主张(value proposition)。这是学员报考我院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表示。据称,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一年期MBA课程享誉世界,每年招收1000名学员。  虽然许多商学院准备改革,但守恒力或许意味着它们会变得自满,恢复到经济衰退前的办学模式。原因是虽然有些学生回避传统的MBA就...
  • [查看全文]哈佛商学院换帅引发商学院变革风暴前篇
    虽说创业人数仍不多,但选择自主创业的MBA毕业生比例正不断上升。在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2010届MBA毕业生中,8.4%的学员选择毕业后自己创业,这是迄今为止最高的比例。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约有35至45位MBA毕业生选择了同样的道路。  哈佛商学院MBA就业及专业开发主管亚娜·基尔斯泰德(Jana Kierstead)表示,这一动向的直接诱因是经济衰退。这些MBA亲眼目睹了很多现实情况——自己的父母亲下岗,朋友被炒鱿鱼。看到自己的同事打包走人,他们深受影响。  对于莫尼莎·瓦拉丁(Monisha Varadan)以及约阿希姆·范戴勒(Joachim Vandaele)来说,眼前的境况与他们一年前就读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MBA时的设想大不相同。下个月,他们将成为一家大型互联网培训公司的所有者。这个结果尤其出乎瓦拉丁本人的意料——记者出身的她曾就职于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她表示,因为就是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自己拥有了首次企业的经历。  实际上,仅仅6个月前,30岁的瓦拉丁与32岁的范戴勒才在一门课程中初次合作,该课程旨在找出条件成熟、适合收购的公司。如今两人制订了商业计划,募集到了私人股本资金,并把课上所学内容付诸实施....
  • [查看全文]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专访前篇
    对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的渐进式改革应该力求通过实验来促进决策,最迅速的找到下一步将要做什么。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看来,区域竞争、本土创新以及发展不平衡才是中国经济的未来挑战。  2月24日,纽约大学浦东分校(也称上海纽约大学)刚刚获得中国政府部门的批准,这是外国大学在中国举办的第三所商学院分校,也是继一年前哈佛大学上海中心运行后,国外名校又一次登陆上海。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悉,还有一所中外合作举办的商学院即将在北京落户,合作双方是中国中央财经大学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我希望明年就能开始设立校园,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Doug Guthrie)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专访时说,虽然我们还没有最后达成协议,但迄今为止,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作为美国新一代的中国通,顾道格不仅是与中央财经大学商谈合作办学的美方代表,之前还全程参与了上海纽约大学的筹建。最近,顾道格就中美MBA教育合作、中国经济热点问题、中美经济发展前景等,接受了《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专访。  华盛顿商学院院长顾道格 美国新一代中国通  顾道格说他喜好朗读唐诗。不过,自从当上乔治·华盛顿的商学院院长,汉语水...
  • [查看全文]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专访中篇
    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还认为,目前的通货膨胀虽然影响了经济,却是在意料之中。在顾道格看来,过去几个月中国央行对利率进行调整,这是全世界的银行与央行通用的策略,美国和资本主义经济都是这么处理的。顾道格说,只要调控时机较早,通货膨胀不会恶性蔓延。  除了对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顾道格非常看好的,还有中国的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潜力。杜邦以及长荣能源(Evergreen)都关掉了自己在美国的工厂,将厂址转移到中国,顾道格说,中国的地方政府为他们创造了美国人不能比拟的优厚投资条件。  一些美国人认为,这是中国人在偷美国的工作,但实际上,中国比美国更有信心能够建造一个新能源产业。新能源产业,将会引领下一轮的创新,而美国的资本市场却对这种长期回报的项目并无任何兴趣。中国在引领这个行业上,做得很漂亮。顾道格说。  中国经济三大桎梏  顾道格是渐进式经济改革的拥护者,他时常引用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来解释自己对渐进式经济改革的定义。没有一个宏大的战略计划,顾道格说,渐进式改革应该力求通过实验来促进决策,尽快找到下一步要做什么。在他看来,本土创新、区域竞争和发展不平衡是中国经济的未来挑战。  顾道格认为,中国本土.
  • [查看全文]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专访后篇
    美国需要中国的投资  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不认为人民币贬值或是贸易不平衡,就能够解决美国自身或中美之间的问题。我认为美国人民正在以一种过于简单的方式思考我们的经济正在经历什么,我们对中国的责难有点多了。  他认为,中国现在的问题,正如上世纪80年代日本所面临的情形一样:坐在大量的钞票上面。最终,你要想办法把它们花出去。当时的日本人选择了到美国投资,但是并没有得到收益。  顾道格认为,实际上,允许中国公司投资美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我们需要那些钱重新投资回来,我们也需要工作。他说,像海尔、华为一样,一些其他的中国公司,应当开始考虑如何在美国建工厂,就像目前我们在中国建商学院一样。  顾道格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海尔公司一样,在美国有一个代表地,这对于两国之间的经济和外交,都是极为有利的。这在美国本土,肯定会遇到各种障碍,但正如纽约交易所会被德国人买走一样,终究美国人不得不接受。  要做到这些,中国还有不少准备工作要做。中国下一代的商业领导者,不应当只考虑创新型发展,而应该更多地去学习如何做全球经济的领导者。顾道格说,下一个十年,将会是中国对美国大量投资的十年,能够理....